<b id="razt3"></b>
      
      
    1. <small id="razt3"><dl id="razt3"></dl></small>

        <rp id="razt3"><nav id="razt3"></nav></rp>
      1. <cite id="razt3"></cite>
        <cite id="razt3"><span id="razt3"></span></cite>
         

        烏爾旗漢:開辟自主開發森林經營碳匯產品新模式 為東北內蒙古森林碳匯發展提供樣本

        發布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1-04-03 10:21:19

        ●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精神,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全面展開“碳匯”交易工作

        ●截至目前,林區9個碳匯試點項目總面積為15.6萬公頃,減排總當量為4855.8萬噸二氧化碳,年均減排113.76萬噸二氧化碳當量,預計交易總效益約7.3億元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要努力探索出一條符合戰略定位,體現內蒙古特色,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正在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全面展開的“碳匯”工作精準地貫徹落實了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精神。

        2015年4月1日,國家林業局全面停止了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天然林商業性采伐,烏爾旗漢林業局本著“生態優先、轉型發展”的經營理念,苦苦尋找發展新出路。此時,巴黎氣候大會召開,《巴黎協定》應時而生,應對氣候變化和低碳發展成為全人類的共同責任,也是當今社會發展面臨的共同課題。森林是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如何提高森林碳匯功能、提供碳匯產品,是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面臨的課題。

        不掌握核心技術,只能當配角,賺取微薄收益

        烏爾旗漢林業局氣候、土壤、森林結構等自然、生態因子接近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平均水平,森林中幼齡林占比較高,人工林中純林、單層林較多,在這里運用森林經營碳匯項目方法學,比較容易復制和推廣。而且與其他林業局相比,烏爾旗漢條件相對特殊,它是國家批準的、自治區唯一一家人工林可持續經營試點單位。選擇烏爾旗漢林業局作為碳匯交易試點和突破口,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內蒙古森工集團前身)與烏爾旗漢林業局可謂“英雄所見略同”。

        在全國啟動碳匯市場的大背景下,烏爾旗漢林業局依托地區“生態優勢”,積極組織本地專業技術人員著手開展申領自治區發改委和財政廳2016年應對氣候變化及低碳發展專項資金的“森林經營類碳匯試點研究”項目。

        烏爾旗漢林業局碳匯辦主任吳海波,與當時的烏爾旗漢林業局森林資源監督員包國慶一起,全程參與了與外界企業的碳匯項目開發。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清醒地意識到,要想在碳匯領域獲得更多收益,必須掌握核心技術。

        現為內蒙古森工集團碳匯辦主任、大興安嶺碳匯科技公司執行董事的包國慶介紹說:“碳匯開發的核心技術就是項目文件PDD的設計。過去林區人對開發碳匯必須遵循的碳匯造林方法學、森林經營碳匯項目方法學具體內容如霧里看花,在開發項目時,落實方法學相關細則主要依賴合作單位。林業局只是負責外業監測調查,提供森林資源庫和相應的三類調查數據,像碳匯量等關鍵數值如何運算、方法學公式怎樣使用,這些核心技術我們還沒有掌握。”

        對這一弊端,吳海波認為,“這些公司會和國內有資源的地方談條件,他們掌握核心技術,承諾幫做設計文件,然后依托我們的資源展開兩方合作,但利潤一家一半或者設計方抽取60%,對我們林區來說實在劃不來。我們要把核心技術拿在自己手里。”

        攻克項目核心技術不能一蹴而就,項目文件的設計需要使用大量計算機的應用軟件,過程中涉及學科繁多,有的甚至聞所未聞。將這許多科技手段融進項目文件的設計里,不僅別人覺得是塊難啃的硬骨頭,就連內蒙古林學院本科畢業、受過正統林學教育的吳海波,常常也是一頭霧水:“在方法學上有很多公式,我一看眼也花!不知道把這些公式怎么落在計算表里。做項目的時候,沒想到會這么難!當時以為項目做出來以后,就套薄薄的一本方法學,哪個公式不會,現打電話或者微信、視頻找朋友、專家請教。誰知道實際操作起來一步一個坎兒!”

        項目研發小組成員們你幫我我幫你,不會的就向外“借大腦”。他們經常向國家林業局、自治區林科院、內蒙古農業大學等多家專業機構的專家討教。電話說不清楚時,干脆北京、呼和浩特來回跑。研發的過程有苦澀也有收獲,2016年6月,包國慶等6位基層工作人員拿著親手編制出的項目申請書,向當時自治區發改委環資處正式申報森林經營類碳匯項目科研課題。申報后,自治區發改委環資處的工作人員專程到烏爾旗漢林業局作現場調研。一行人本來以為一個基層林業局不具備自主開發項目的能力。到了現地,看到精準的樣地模式,看到清晰的項目框架,還有基層一線人員渴望立項的熱誠,打動了調研組。2016年底,烏爾旗漢林業局申請的項目資金批復到位,自治區撥付給他們應對氣候變化與低碳發展專項資金150萬元。

        到項目推進后期,原定的42塊樣地上升為63塊。每塊樣地株數不等,有100株的,有200株的。它們分布在烏爾旗漢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可以說,在項目區的每一棵樹都有自己的“戶口”。

        2018年6月,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首個碳匯研發項目終于完成。烏爾旗漢林業局首先邀請了中國林業碳匯第一人李怒云參與初審,共同參加初審的還有中關村碳匯執行院長李金良等人。專家們關注每一個結果,嚴格審查數據得來依據,對參數的適用范圍及缺省值的替代,每一步演示過程,都嚴格審核。最后專家們形成一致的鑒定意見:開辟了林區自主開發森林經營碳匯產品的空白。專家們感慨,即使在國內南方技術先進一些的地區,也沒有出現自己有資源自己開發的現象。

        2018年11月26日,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組織專家成立驗收評審委員會,對自治區發改委立項的“烏爾旗漢林業局有限公司森林經營類碳匯試點示范”項目進行終審驗收。驗收委員會專家一致認為,該項目材料比較齊全、技術路線可行,數據翔實、資金使用合理,填補了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自主開發森林經營類碳匯項目的空白,同意通過驗收。

        試點取得的成果,為東北林區、內蒙古林區碳匯發展提供了樣本

        項目成功后的2年時間里,烏爾旗漢林業局又先后在自治區生態環境廳、財政廳、人社廳、森工集團科技處等部門成功申請了“綠水青山轉化金山銀山技術路線研究”項目、“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資源資產評估自然度調整系數研究”項目、“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森林火災碳排放估算的研究”項目、“基于森林經營方案實施試點下的林業碳匯產品開發”項目、“‘十四冬’碳中和林營造”項目等。

        截至目前,其中1個項目已經順利通過課題成果鑒定,1個項目成果資料提交上級主管部門等待結題驗收,2個項目進入收尾階段,1個項目納入自治區應對氣候變化及低碳發展項目儲備庫。

        烏爾旗漢林業局作為自治區林業碳匯資源儲量大、工作起步早、產業基礎好的行業單位,下一步,將以融入自治區碳匯經濟發展大局,引領林業碳匯產業發展為己任,強化能力建設,加大項目儲備,探索綠色金融,全力推進林區碳匯產業布局。(本報記者 范寶全 通訊員 王春鶯)

         


        俄罗斯女人zozo